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研讨
质询的柔性
  • 作者:
  • 时间:2008-04-17
浏览字体: 【大】 【中】 【小】

 

   “我县绝大部分乡镇主要街道都安装了路灯,但是为什么不少路灯没有亮起来?”4月4日,在湖南省衡南县十五届人大二次会上, 33名县人大代表就此联名提出质询案。据悉,这是该县人代会自1986年首次出现质询案以来,再次出现的质询案(详见《检察日报》2008年4月14日声音周刊民生版)。与一些原本火药味较浓的质询被“斡旋”为温和的询问不同的是,县委、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均表示,对质询案要高度重视,切实尊重代表的民主权利,严格按法定程序办理。于是,质询案由主席团决定在主席团第三次会议上由县电力局、物价局、建设局以及分管副县长作口头答复。当提出质询案的代表们了解到造成问题的原因不是政府不作为,而是政策缺位后,依法、理性地行使权利,给予了理解和体谅,也给了政府相关部门解决问题的时间。
  人大质询的结果并不可怕。从地方组织法对人大质询的释义来看,质询是通过代表的个人行为实现人大监督的目的,是人大法定的监督方式之一。这是一种法律的强制行为,表现在我有所问,你必有所答,对答复不满意的,可以要求受质询机关再作答复,直到所问者满意为止。因此,与审议、询问、建议、约见等相比,其程序更复杂,略显刚性;但与罢免、撤职、撤销等监督方式相比,又显现柔性,因为质询的功能是获取信息和敦促受质询机关行动,并非要让受质询机关领导因质询而被惩诫,只有对质询多次回答不满意,才有可能导致罢免案的提出。因此,视质询为监督的“杀手锏”,大会主席团、人大常委会“冷处理”质询案,甚至将质询案搁置在“抽屉”,都是不足取的。
  从历年质询案的内容来看,它集中体现了人们关注的焦点问题,如国家机关不依法行政、公职人员失职渎职、滥用职权、物价、环境保护、“三乱”以及公益事业等。质询所指向问题的解决或部分解决,打开了民意上行的通道。就衡南县“ 7个乡镇的路灯能按时正常亮灯,5个乡镇的路灯在节假日偶尔一亮,其余乡镇的路灯长期处于停开状态,老百姓意见很大”这一问题,相信县人大代表已提过建议意见,再提,力度显然不够。而路灯不亮就要提出罢免案,力道显然又用过了。作为刚性监督的柔性版,质询此时显得尤为适当。主席团会议上,受质询机关表态:即使因政策原因不能马上解决,也表示愿意积极向上级反映,争取早日解决。20位列席会议的人大代表以举手的方式表决,对此答复表示满意。此次质询虽然带刺,但事实上疏通了政府与人大之间交流的渠道,起到了敦促政府公开施政,促进了责任政府构建的目的。质询的“双赢”效果进一步推动了衡南县的政治和谐。
  法律规定的质询案启动条件也不苛刻,人代会期间,代表 10人以上联名就可以提出质询案,县级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3人以上联名,也可以向常务委员会书面提出质询案。必须注意到,与提出议案不同的是,主席团、常委会、各专门委员会都不可以提出质询案,符合法律规定人数的人大代表、常委会组成人员才是提出质询案的唯一主体。因此,质询程序的启动与否,关键在于人大代表、常委会组成人员自身。2005年4月《半月谈》一篇署名文章就指出:“提不提质询案,提什么样的质询案,怎样提质询案,实际上是人大代表素质的体现。”质询是一种临时动议,本就不好提前纳入会议议程;作为刚性监督的柔性版,质询的目的是为了促进“一府两院”的工作,更好地解决民生问题,不是“一剑封喉”。因此,国家权力机关组成人员要卸下“要得罪人”、“会打乱会议议程”等顾虑,对有碍社会稳定的热点问题该质询时当质询。相反,代表失语,质询缺位,反倒不是法治意义上的政治和谐。

主办:南通市港闸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地址:南通市城港路58号 邮编:226005
技术支持:江苏中威科技软件系统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