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研讨
人大还可以对“两院”进行评议和个案监督吗
  • 发布机构:
  • 时间:2007-09-14
浏览字体: 【大】 【中】 【小】

 

区人大常委会内司工委  吴自洁

 

众所周知,司法权是国家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要保证司法权的正确行使,不仅要依靠司法体制的完善和内部监督机制的健全,而且需要国家权力机关的监督。目前,人大对于审判和检察机关监督的方式,不外乎法律有明文规定和法律无明文规定的两大类。法律有明文规定的有听取工作报告、执法检查、任免法检两院组成人员,以及质询、询问、罢免和撤职、特定问题调查等。法律尚无明文规定,地方各级人大在实践中普遍采用并不断探索的方式有个案监督、述职评议等。然而,《监督法》没有吸纳述职评议这一监督方式,也未对个案监督进行规范。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监督法关于听取和审议一府两院专项工作报告的规定已经涵盖了述职评议的主要内容,那么对述职评议就不必单列阐释。至于个案监督,各地的实际做法看,由人大专门委员会、人大常委会工作机构,或由主任会议及分管副主任转交两院依法处理。个案监督作为启动两院内部监督机制的一个渠道,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并不属于人大常委会集体行使对两院工作的监督职权,而是属于处理涉法涉诉工作的问题,《监督法》对此可以不作规定。

《监督法》并未对述职评议和个案监督作出规定,是不是就表示以后对审判、检察机关的监督就不可以搞述职评议和个案监督了呢?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人大听取和审议两院工作报告,就是两院负责人员向人大述职,听取代表对报告的意见就是进行评议。原来的评议工作有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述职评议是针对领导个人,但是工作不是领导一个人做的,被述职的人就感到很难写,总不能把工作都写成个人的成绩,可是述职报告的第一人称又不能写成我们,这就要在评议工作中把人和事有机结合起来,把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有机结合起来,专项工作评议比述职评议更好,更有针对性。也就是说,《监督法》把述职评议规范为专项工作评议,更加突出了人大集体行使权力的特点,避免了述职评议很难把述职干部个人业绩、优缺点与班子工作得失、全局工作好坏区分开来,只能含糊评价的弊端,有利于各级人大常委会综合运用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执法检查等形式,切实加强对审判工作、检察工作中群众反映强烈、带有共性的问题,如告状难、执行难、赔偿难、刑讯逼供、超期羁押、错案不纠、司法不公等进行监督,进一步增强监督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也就是说,人大对两院的述职评议随着《监督法》的实施,可以演练为专项工作评议。去年,已有地方人大对政府进行了专项工作评议,长春市人大常委会去年就对全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贯彻落实《安全生产法》,依法开展安全生产综合监督管理工作进行了专项评议。评议分准备、调查、评议和整改四个阶段,还通过投票方式,对市安监局的工作进行了满意度测评。把述职评议中的成功做法引入工作评议,此举首开本届人大常委会对政府工作部门评议先河,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在以往述职评议工作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人大完全可以把专项工作评议延伸到对两院的监督中。

就个案监督而言,倘若以信访模式操作,自有人大的一套信访工作程序去作保证。倘若是以人大集体行权的方式,让宏观的权力机关纠缠在微观的具体案件中去搞司法救济,不但力不从心,效益和成本不成正比,而且不符合国家权力配置的格局,难免有取代检察机关的审判监督职能和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之嫌,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司法的独立性,影响生效判决的终局性和权威性。1999年,为了加强及规范个案监督,全国人大内司委曾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对审判、检察机关重大违法案件实施监督的决定》的议案,该议案曾经过两次常委会审议,但由于来自学界和司法部门的强烈反对而中止审议,这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立法法》的规定,第一次将一个法律议案变成废案,争议之大可见一斑。最大的疑虑是,人大对它产生的司法机关进行监督是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力,但一定要避免包办代替,不能代行司法机关的审判权和检察权,不能干预司法独立,否则就违背了国家权力既相互制约又分工协作的宗旨。因此,个案监督应该遵守司法救济手段穷尽后介入原则、启动司法重审程序而非指定审判结果原则、集体决议而非个人介入原则等,各级地方人大在把握好这些原则的前提下应当继续探索实践,待条件成熟时再上升为全国性法律。

 

主办:南通市港闸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地址:南通市城港路58号 邮编:226005
技术支持:江苏中威科技软件系统有限公司